原海口市公安局網警支隊一大隊副大隊長魏一寧因為受賄,被海口市龍華區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0年。這不是第一個被判刑的網警。不過,與以往被判刑的網警多收受商業公司賄賂不同,本案中的行賄者,是來自國內6省11地市公安機關的11名網警。
  據說,這11名網警辦的全是“公事”:基本上都是個別地方政府和領導不希望被看到的信息,為了維護政府的形象,讓自己的網警找到魏一寧請他幫忙刪帖。可我們不明白,既然是公事為什麼不公辦,政府不希望形象受損,可以選擇回應,告訴別人誤會產生在哪裡,怎麼解決。如果構成造謠誹謗的,走正常的程序,網站所在地的網警也能公辦。何必選擇向網警行賄這種見不得人又有風險的方式呢?
  顯然這些公事並不只是因為公這麼簡單。有些事情不方便攤在臺面上說,有些話還沒說出口,自己先理屈了。為什麼拿錢解決,就是因為這些事不適合用公文的方式在官場里你來我往。政府或者領導底氣不足,本身存在違法行為,這種行為一旦曝光形成網上熱點,輕則利益受損,重則烏紗帽不保,甚至鋃鐺入獄。所以,說維護的是政府形象,圖的其實是個別人的私利。維護政府形象只是他們辦私事的一個藉口。
  更重要的是網警能辦事,這樣好辦事。與四處鑽營、需要里應才能外合的公關公司相比,網警的辦事效率無疑要高得多,一個指令就行,隨便找個理由,網站就得乖乖聽話,甚至連個痕跡都不會留下。你不知道從何而來,為的是什麼,有什麼樣的過程。絕對的權力必然帶來絕對的腐敗,這句話在一個看似不起眼的網警身上得到體現。對於領導來說,網警只是個跑腿的活,而對網站來說,網警就可能是他們頭頂上的天。雖然國家要求刪帖必須履行一定的手續,經過某種批准程序,可是網警發話,網站敢說個不字嗎?一個區級環保局的局長只是到企業里坐坐,找老闆聊聊天,就能立下“分分鐘可以搞垮一家廠”的威嚴,其中的道理都是相通的。這麼多地方的網警向魏行賄,正是因為知名的天涯社區和凱迪論壇總部,都設立在海口。魏是網警,還是個副大隊長,這也是他在網警群中如此吃香的原因。
  這種因為權力不透明帶來的運行不透明,就有了被利用的空間。魏一寧之所以這麼關鍵,就在於他能避開司法的程序,直接搞定網絡輿論,這種權力很野蠻,但是對地方政府來說很管用,是一把壓制輿論的利器,是哪怕有漏洞也不會輕易放棄的存在。魏就游走在法律和行政意志的灰色地帶。
  秦火火,網上一呼百應;薛蠻子每天在微博上轉發寫評論仿佛皇上在批閱奏章;魏一寧,一點權力能變現出巨大的利益——無它,他們都想抓別人的把柄而社會又沒有提供更有效的堵住漏洞的路徑。所以,在這個生態鏈里,不僅有那些食物鏈上的頂尖獵手,更多的還是蒼蠅。行賄最多的湖北黃岡市公安局的網警彭某:在短短一年的時間里,行賄148次,共48萬餘元,這得動用多大的行政資源,需要什麼樣的領導批准,這可不是一名網警就能辦成的事。
  70多萬的受賄款,280多次的受賄紀錄,就是一筆筆骯髒的交易,它不應該只指向這十幾個網警,還有其背後複雜的生態鏈。跑腿的落了網,幕後主使怎麼還能全身而退?
  (原標題:網警“吃香”,反襯對輿論監督的恐懼)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tw78twvjf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