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隨便摸我”
  貴陽開設幼兒園性安全教育實驗課
  “不要隨便摸我”——這是日前貴陽市南明區檢察院在貴陽市六一幼兒園進行的一堂幼兒性安全教育實驗課的主題。受我國傳統文化的影響,學校、家長對兒童性安全教育多持“遮遮掩掩”的態度。如何說孩子們會懂,如何說不讓家長反感,如何引導孩子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專家認為可借鑒歐美國家採用的游戲、繪本等方式,加快開發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兒童性安全教育讀本,健全城鄉兒童性安全保護體系。
  拒絕“秘密觸摸游戲” 教幼兒大聲說“不”
  “這些地方不能隨便被別人觸摸,自己也不能去觸摸別人的這些地方,當然除了醫生給自己看病的時候,父母給自己洗澡的時候。”隨著幻燈片里的卡通圖片一幅幅閃現,授課的檢察官李娟引導孩子們認識“身體私密部位”就是游泳衣所遮擋住的地方。
  接下來,李娟給孩子們講起了故事。主人公小女孩蒂娜被鄰居叔叔哄騙到家裡去看小貓,叔叔拿出好吃的,說要和她玩秘密的觸摸游戲。這時候,蒂娜大聲地喊出:住手,我不喜歡你這樣做!並跑回家告訴媽媽。
  “如果有人借看小貓、吃好的、看電視等,要和你們玩秘密的觸摸游戲,一定要大聲說出‘住手’,一定要告訴老師和爸爸媽媽。”李娟進一步引導孩子們。
  “現在誰能告訴我,哪裡不能隨便讓人摸?”快下課時,李娟問,小朋友們爭相舉手,小女孩萱萱站起來說:“游泳衣遮住的地方。”
  貴陽市六一幼兒園老師王蓉說,這種通過卡通繪本和故事向孩子們傳遞性安全知識和自我保護意識的課程,在幼兒園還是第一次嘗試。“小朋友基本沒有自我保護意識,比較深入的性知識又不好講,老師也不知道該如何入手教他們拒絕性侵犯。”
  李娟說,授課的目的是為了讓孩子瞭解,有些大人用威脅和利誘方式進行的行為是不對的,比如觸摸。如果真的發生了這種事情,孩子應該立刻告訴他們信賴的大人;不要相信不認識的人,更不要相信對方所說的事情;懂得保護自己,大聲說“不要”。
  性安全教育“缺位”給歹徒可乘之機
  王蓉認為,小班的幼兒性別意識模糊,課堂教育的關鍵不在於告訴他們多麼深奧的性知識,而是培養他們的性安全意識。
  貴陽市六一幼兒園小(5)班學生家長丁傑說:“如果沒有幼兒園和家庭教育的引導,兒童對他人接觸身體敏感部位往往不會反對,一般最多是害羞。”教他們一些防止侵害的意識和技巧是必要的。
  “作為母親,我怕孩子受到傷害,怕她在災難來臨時不會保護自己。”另一學生家長張嬌說,回家我也會借鑒這樣的教育方式,告訴女兒在面對不利的局面時說“不”。
  李娟說,社會教育和家庭教育目前多局限於自我保護教育,告訴兒童的多是“不要跟陌生人走”“不要隨便和陌生人說話”“不要隨便接受陌生人的東西”。而使幼兒頻遭黑手的作案人一般都是熟悉的人,對這些人的防範教育幾乎是空白。
  “在幼兒園開設類似的性安全教育課程十分迫切。”貴陽中東十五幼兒園園長譚藝玲說,目前在貴陽,不管是公立還是民辦幼兒園都鮮有開設專門的性教育課程,孩子普遍缺乏系統的性安全知識。遇到尷尬的問題由老師臨時引導,存在很大的“盲區”,對保護幼兒成長不利。
  健全城鄉兒童性安全保護體系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在“女童保護”有關座談會上,有政協委員建議將兒童安全教育納入九年義務教育課程體系,呼籲出台權威的防性侵教育教案。記者發現,社會各界對於性教育和防性侵教育提前至幼兒園的呼聲也很高。
  貴州師範學院學前教育系主任婁小韻說,從各地幼師專業的課程設置看,幾乎都沒有關於幼兒性安全教育和性安全教育的,僅在社會教育、家庭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的課程學習時有所涉及。學前教育專業也有必要開設專門的兒童性教育課程,或在其他課程的教學計劃大綱中明確規定增加性教育的章節。
  李娟說,幼兒性安全教育的教材選擇對於初探者來說是一大挑戰,“由於中文圖書中沒有合適的專門繪本,我們不得不選擇了美國作家珊蒂·克雷文著,茱蒂·柏斯瑪繪製的《不要隨便摸我》的譯本。”
  在兒童性安全教育的教材編寫方面,專家建議加入中國文化特色元素,遵循有趣活潑的風格,加入游戲、視頻短片等鮮活形式,把握好適當的尺度,同時還要註意城市和農村兒童接受能力和習慣的差別,在教材和課程設置方面提高針對性。
  據瞭解,目前貴州等省市已要求把預防性侵教育納入女童尤其是農村留守流動女童家庭教育指導服務重點內容,維護女童合法權益。教育部門、共青團組織、婦聯等有關職能部門都有義務協調社區、村委會等,加強對農村留守兒童家庭、單親家庭、外來務工人員家庭少年兒童的關註。
  “在城市可以多動員家長或監護人發揮家庭教育的補充作用,在農村可以利用留守兒童之家等加強對兒童的性安全教育,並積極推行鄰裡間互助性看護。”婁小韻說。
  新華社供稿  (原標題:請教育孩子勇敢說)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tw78twvjf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